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"少年老成"的博客

往事不堪回首,往事回味无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女人的“作”与男人的“吃”(闲话上海方言)  

2011-05-30 16:27:29|  分类: 社会万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女人的“作”与男人的“吃”(闲话上海方言) - 少年老成 - 少年老成的博客

“作”是上海女人用来对付全世界男人的致命武器。“作”是带有威慑意味的“嗲”,是一种软性的暴力。当一个男人在一定距离外看见上海女人时,他看到的唯有“嗲”,只有当他走近上海女人的时候,他才能领教“作”。

    “嗲”是女人杨贵妃的一面,花头再多,也是让人浑身酥软的;“作”是女人苏妲己的一面,模样再悄,也是让人背心上渗汗的。故“小作”怡情,而过了度,“大作”甚至“作天作地”那就让人不敢恭维,有点吃不消了。 

   吃——大概是因为上海人太看重口腹之事,所以“吃”这个字在上海话中十分“经用”,而且用法多样,单一个“吃”字便是了得。其中最传神的用法是直接明了地表现了饮食男女间最深切的情感。上海话中没有“爱”这个字,上海男人对“爱”字是惜字如金,一般不轻易启齿,最后便落在了一个“吃”字上——“我老吃侬额!”“我吃煞侬了!”就是我“好中意你”的意思。

   这个“吃”真是用得好,咋听起来很平淡一点不浪漫,仔细一想,竟是赤裸裸的肉麻。所以也难怪周立波在“达人秀”选秀场合常用“我吃煞侬了”来作为点评他人的最高评价用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